涨姿势

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装修公司?

时间:2017-04-13 22:25:01  作者:吴小屌  来源:网友投稿  浏览:150  评论:0
内容摘要:作者:醉狮兄,作为一名从装修公司出来的设计师,我想,我们应该是有说不完的话的!6~7年的从业(合作)讯息量。但为了我的时间,也不能言无不尽。装修公司的错误有一大堆,甚至是数也数不过来的,放到其他团体里面,相信照样如此。如果硬要说,为什么“不相信装修公司”?那么有一句话可以概括所有......

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相信装修公司?

作者:醉狮兄,

作为一名从装修公司出来的设计师,我想,我们应该是有说不完的话的!6~7 年的从业(合作)讯息量。但为了我的时间,也不能言无不尽。

装修公司的错误有一大堆,甚至是数也数不过来的,放到其他团体里面,相信照样如此。如果硬要说,为什么“不相信装修公司”?那么有一句话可以概括所有:
最早市场化、透明化。

作为自由设计师,我们也是不相信装修公司的。因为管理的臃肿,因为考虑到成本:利益的比例,导致了太多的设计构思无法实现,加上售后的推诿,是导致大多数设计师离开公司的原因。在全民懂得设计思考和全民动手设计之前,设计师和装修公司总要有一方需要做出牺牲,牺牲自己的利益,使得一部分绝佳的设计构思成为现实。这是设计委托方所追求的,也是设计师追求的。

但是,作为一个建设组织者,“装修公司”是不可缺少的。无论作为装修公司内部的设计师,还是自由设计师,都需要“装修公司”的。你设计完项目,谁来负责实现呀?设计师么?卖家具的么?别开玩笑了,你一个设计师,找一个装修队来给委托方装修房子,到底是设计师呀还是包工头呀?设计师只会动动手画画画,只会用电脑画画图,出一些如何搭配,如何制作的东东好么?最多能看一下施工贴合设计的完成程度好么?能会木工的设计师少之又少(不过,目前来看,越来越多)。会电工、瓦工的,全省范围内,掰着手指头能数过来好么?设计师不是施工者!项目设计完成,也只能找“装修公司”来实现。不排除很多的自由设计师,手里有本地最好的施工资源。但要想步入正轨,必须把施工交给“装修公司”。

施工上,就不要听那些主材商扯蛋了,他们能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就算谢天谢地了。

在消费者层面上看,装修公司不被信任的原因,大致有:

1、签约前,未把真实可能遇到的情况,告诉委托方。

在这一点上,最早出现问题的就是水电改造。在签约前只是模棱两可的提到水电改造的单价,预收 2000,还多退少补。很多第一次签约的委托方都以为 2000 上下就能够下来了。结果,按照实际需要改的话,一套 100 平米的房子,要花 7500~8500;水电改完,既收增项款,业主一下子就毛了。再加上周围人们的冷嘲热讽,真 TMD 气不打一处来。

2、轻信必迷信,盲目则盲从。

全民特点,不解释。在装修不发达的地区,有 N 多卷着钱,跑了的装修公司(以小型无照公司为主),以前有,在 02~05 年大城市里那些小区办公的尤其多。现在在中小城市也有;具体是哪种公司尚未深度了解。在今天装修过程中,木工活日益减少的情况下,一般人家装修,也就只有石膏板吊顶这一项了,油工活只剩下刮腻子、顶面刷乳胶漆了…….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一个工人做三五天木工活就完工了,油工活,一个工人做个十天上下 也完工了。这种只需要 1~2 个工人的工程,是很容易造成施工地点没有工人的,一旦没有工人,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嗖”的一下降到冰点了。

3、奸、奸商!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仍然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家,装修住宅,不签订装修合约,未能明确增减项事宜。在装修过程中,项目做完又改,改完又做,造成很多的不愉快。

这种事情,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

另,装修公司总是为他们已经签约的客户,推荐自己最好的乳胶漆。总是为已经签约的客户,推荐大面积的简单吊顶。就如同主材商总,为有把握的客户推荐利润大的材料一样。让人很反感。并且,这些吊顶做出来不一定有效果。

在室内门、壁柜、橱柜被建材商剥夺后,装修公司连一个小鞋柜,都不愿意给客户打一个(情有可原)。各种推脱。因为以上三个项目被剥夺,绝大多数公司都是:打死也不做油漆活(活太少,报价不高,但成本太高太高,因此大量免漆手工活粗现,额,档次么?档次?有档次么?有么?虽然可以有,但这个真没有。不就是没有质感么!神马档次不档次的!)

4、总体素质偏低。

在中国进入房地产时代的同时,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行业的精英,优先被房地产吸收。留给装修公司的精英并不多。在地产行业的催化下,装修公司对人力的缺乏,导致他们来不及筛选从业人员。那些年高喊的口号:学历不如能力,能力不如品质。由此可见一斑。而这种低门槛,也导致很多的设计学徒和设计从业者,压根不知道设计是什么。总之,客户要什么,他们就给画什么(今天应该还有,而且很多,建议有此毛病的童鞋,练习一些沟通技巧、理念沟通。坚定自己的信念。)

5、售后。

售后明显与当初的承诺不符,越是做的时间短的,售后越差。越是签约少、签约质量低的,越是无法承受售后成本压力。

以上就是装修公司的不被信任的内因。

我们再来说说外因。

通常情况下:

A、你家的房子装修好了;别人去你家串门的时候,发现刚装修完没多久,门吸就坏了。在你作为业主,尚未特别强调,这是门厂安装的没给弄好的情况下,别人都以为是给你装修的,没把活儿做好,好么?给“装修公司”投不信任票。

B、你家房子装好了,家具什么的都进来了,送家具的把墙角、墙面碰坏了,尚未修补(基本上 95% 以上的装修公司,都给“免费”修理),邻居来了,看到了,也认为是装修的不仔细好么?再次给“装修公司”投不信任票。

C、你们家买了很好的室内门,用了半年多一点儿的时间,发现门开始不容易关上,不是磨地面,就是磨门框,有明显的矫形特征。三个子母合页螺丝没装全,明显松动了。

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装修公司,好么?一般做个 5~6 年装修的业务员、设计师,都会告诉你在买门的时候,不要买“子母合页”好么?卖门的老板,为了安装成本降低,都是免费送你“子母合页”好么?

而且,一扇门配 3 个合页,这个奇葩的设计好么?

设计师都会告诉你配“普通合页”不要“子母合页”好么?你自己拿两种合页对比一下,计算一下,就知道两个普通合页受力面积大,还是三个子母合页受力面积大了。

这种问题,会归咎为:没设计好和装修的没给弄好,好么?冤不冤?再次给“装修公司”投不信任票。(话说回来,作为设计师,你的客户选了这种合页,的确是你设计的责任好么?客户爱买啥,就买啥,那你作为设计师是干嘛吃的呢?)

D、为了金钱考虑,你在国内较大的瓷砖市场,买了比较便宜的大地砖。铺上去,边缘会有凹凸不平的现象,尽管此事,双方都已经事先说明。而且你也能接受。但是别人来了看到后,第一想到的就是“装修公司”,没把活儿干好。即便你只是简单装修一下,预算有限。别人看了人就觉得装修公司很垃圾。是砖的毛病,不是人的毛病好吗?(但是,你买的是大品牌,质量过关的瓷砖,也出现这种现象,那就是人的毛病了)。再次给“装修公司”投不信任票。

E、你家定制橱柜了,卖橱柜的上门设计,建议你把排烟孔留在吊顶的下方;装修公司的设计师硬是要求你把排烟孔藏在吊顶里面;你不知道如何选择好么?你拿不准该听谁的好么?

你家安装橱柜了,发现烟机上方横着歪歪扭扭的排烟管,这个真的是设计问题好么?这个确实是设计问题好么?

又如,你家安装橱柜了,你发现还要单独最一段吊柜,要把排烟管藏在吊柜里面。这段吊柜要花钱的好么?

又如,你家房子交房时候,厨房烟道上没有止逆阀,卖橱柜的和装修公司都建议你买个止逆阀;这个止逆阀不好安装好么?大多数卖橱柜的不给安装好么?他们要想方设法推给装修公司好么?装修公司大多数推不掉好么?十个安装的,九个出问题好么?装修公司只管厨房里动手改水电,贴瓷砖好么?装修公司要不给你装这个止逆阀的话,你就以为是装修公司差劲好么?钱都让卖橱柜的和卖烟机灶台的赚了,装修公司凭什么给你擦屁股呀?自己赚钱,自己擦屁股好不好?

一旦因此造成你家装修反味,所有的矛头指向装修公司好么?就因为给你装了个止逆阀,就要承担油烟机的责任好么?到最后,邻居、朋友们都以为装修没给你弄好,好么?再一次对“装修公司”不信任,好么?橱柜出问题的,不止这一点,就不列了。

F、你为了省钱,买了小厂子的橱柜。用了一年多一点,台面开裂了,虽然你知道,这是卖橱柜的责任,但是,来串门的都说你装修没弄好,好么?再一次对“装修公司”投不信任票。

不过,这确实是设计师的责任,好么?作为设计师,应该为自己的客户做出准确的建议,必要的时候,需要挽起袖子具体操作,把钱省下来的同时,不得选用砸设计饭碗的材料好么?当然这是说的收费设计师。

G、装修完了,家具买来了,你发现壁柜不能和墙面贴合的很紧。送家具的告诉你,这是你的墙不直,装修公司没给你做好!他们的家具没问题。(事实确实如此,这个墙面与地面,无法做成绝对的 90° 直角,有一家算一家,有一户算一户,这个是有误差的;)他不会跟你说,绝对直角,家具的也不能给你做到紧紧贴合墙面好么?两件相同的家具背对背放一块儿也是上面缝隙大,下面缝隙小好么?蓝后,蓝后,蓝后较真的童鞋,就要找装修公司扯皮好么?再一次吐槽“装修公司豆腐渣工程”好么?

H、有时候,我们需要做特殊材料的背景墙,比如软包,比如石材,还有一些需要安装的,比如定制衣柜;这些需要做基础的,好么?

本来那些提倡精装修,定制家具的,屋里墙面上没有木工活,因为你做这个特殊背景墙,就要在墙面加点儿木工活。要多了吧,你不愿意,要少了吧,人家一合运输、上楼、验材料、备材料不合适,合不上成本好么?

当然,对于一些优质的供应商,我们始终抱着虔诚、学习的态度。和优质供应商在项目上产生合作,我们深深的感受到那是一种幸运。不管项目立项之前,是否产生了合作关系,在项目中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始终让我们尊敬的,是他们那份孜孜不倦的坚持、是他们那份宽广与包容。很多大品牌的家具、瓷砖、洁具,为整个社会做出的贡献,是我们一时半会儿说不完的;唯有他们所创造出来的商品,还透露着那份凝聚力、生命的质感、那份苦苦的坚持与挑战;我们在品味这些商品给我们带来舒适感的同时,又无不被他们的智慧所吸引;他们在过去的十几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中,始终引领着我们人类居家文化的发展,或许不屑于争宠,或许静静的流淌,而这些有着生命力的画卷,正是由他们创造的。

在今天,他们的作品被很多的人借鉴、模仿,正是因为这样,我们的居家文化才变的斑斓多彩。

也有很多的无良商家,进行恶劣的抄袭;之所以说恶劣,就是因为他们只抄袭造型,改一改宽度,改一改厚度,就说是自己的。就连用料都不那么讲究,抄袭不到的细节,就随意的一处理。把家具、洁具文化的精髓,毁的一团糟;把我们刚诞生的,脆弱家居文化推向“失去价值”的火坑;不知道有多少经销商用橡胶木冒充橡木;不知道多少瓷砖厂抄袭别人的微晶石,抄来抄去弄出个四不象;不知道多少外观设计精美、大方的洁具,内部使用低劣的给排水件……;把居家文化推向火坑的,不仅仅是建材商,还有装修公司自己,技术不过关的工人,总是要很认真、很耐心、很顽强的给你毁掉一个家装项目。

所有的这些有问题的现象,出现了,总要有人给背黑锅。总有评论者用一句简单、有力的话,点出问题的所在:“设计不到位”这一句话点出的,是活生生的现实。就算你装修公司说不是自己的责任,在外人看来,仍旧是装修没弄好。

整个装修项目,不管哪儿做的不好了,就算是主材有点儿问题了,在外人看来,不还是装修没做好么?装修没做好,“装修公司”就要背黑锅!尽管很多的自由设计师,在做个人项目时候,也为此感到心痛;但我们一直在努力。

至于其他的外因,相信大家猜也能猜到,想也能想到。装修公司在整个装修项目中,仅仅是其中之一的个体,要和同行竞争,还要和同吃这碗饭的竞争、扯皮。一般而言,作为主材商,除了那些经受过优质培训的外,总要把责任推卸出去。总要把自己善良的一面留给客户,把自己的聪明与明智印象,留给客户。于是你推我,我推你,虽然大家都吃一碗饭,但推来推去整个装修行业的事儿,就推到装修公司身上了。总以为只有这样,才能捞取客户的信任。(随着人们对人类的了解,这种世界观终将退出历史,可以参照更发达的国度看看)

作为一名离开装修公司的设计师,我对他们仍然是不信任的。但我需要他们,需要他们组织、管理施工人员,完成我手里的项目。除了把项目交给他们,还能交给谁呢?难道自己手里的优质施工队,就不是装修公司的另一种形式么?也欢迎大家给出自己的意见。

来源:http://www.zhihu.com/question/23155156


哈哈,这位初来乍到的新同学,让夜店狂魔来告诉你答案。

穿什么都是不重要的,你要是觉得洒脱,不穿也是可以的。只要工作人员不拦你。可以适当喷一点销魂的香水,没有不要紧,到各大商场一层的男士奢侈品专柜去试喷:

“小姐,我想嗅一下这一款 JOY-Jean Patou 的中调。”

售货员拿出贴着非卖品的小瓶,对你胳肢窝来了两下,你闻了闻,说好了好了,够了够了,够用了。

紧张这种情绪千万别挂在脸上,要时刻保持微笑,瞅谁都笑——呵呵呵呵呵呵……是我呀妹子!眼熟不?我是你失散多年的表哥。但也别太过,笑过了就笑成了傻逼。其实任何事情做过了都可以做成傻逼的,你看这篇答案我写这么长,但我不是傻逼,这范围我还是可控的。所以你明白,我们只需要在我们的理论框架之内,做到最不傻逼就可以了。

要端一个高脚杯,盛满任何颜色都行的液体,可以冒泡,可以漂沫,可以浮冰,但要不溢。这里的重点不是液体,液体啥都行,可口可乐都行,光线那么浑浊,你喝尿也没人在意的。这里的重点是高脚杯,千万别拿扎啤杯,也别端啤酒瓶子,黑色的啤酒瓶子也不行。这可能是把第一次去的你从零点大排档坐马路牙子上吹牛逼的膀爷中区分开来的唯一特征。

你肯定不会蹦,你又不是孙猴子,生下来就能蹦,所以第一次你必定小心翼翼。可能站哪儿都别扭,那么到底该站哪儿呢?别琢磨了,站吧台吧,内场你是进不去的,进去也没意义,蹭啊蹭啊蹭,人家看你蹩脚的步子都不愿意理你,手从来没举到过肩膀,脑袋的摆幅不超过 3 厘米,唯一能看出“动”的器官是你的肚子,如果你肚子够大的话。原地晃啊晃,酒都晃洒了还在晃,姑娘说你碰着我了,然后一个侧身闪开了,站远了。剩你一脸苦笑:我特么是故意碰你的啊居然被你看成不故意的。

这可能就是你的首次夜店之旅,别往里去了,还是站吧台吧。坐那儿也行,向服务生要一个酒牌,随手翻一页,记住一个 45 元 /CUP 或者 60 元 /CUP 的酒名,什么蓝果夏威夷什么情人马提尼都行,看完后还给服务生,扭头,别盯着他的眼睛。此时他的眼睛里一定充满着殷切的询问:您想点什么?轩尼诗还是人头马?您想点什么?点什么?别看他眼睛,看舞场,十分钟后他知趣:你特么不点倒是说一声啊!!!

没事,甭理他,端着自己的脚杯,倚在吧台上,摇摇晃晃,纸醉金迷,等一个姑娘。

姑娘来了。(PS:姑娘早晚会来的,这个你不用担心,不过这时候你可能惊奇地发现夜场里的姑娘们都长一个模样,她们唯一的区别只是露的区域不同而已。准确地说,是没洗脸之前她们都长一个模样。当然,有同学指出洗完脸之后可能也长一个模样,因为美到极致和丑到极致都是可以用一张脸就能够概括的。嗯,但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洗完脸后你可能发现她们没长脸。)别紧张,沉住气,摇你手中的液体,看向她假到让你想伸手抠下来的眼睛,一般这个时候,她会扑闪着又长又假的眼睫毛等着你开口说话。如果不扑闪怎么办呢?那就看到她扑闪为止。

大家眼神一交流,就知道即将要有故事发生。姑娘侧目看着你,你们微笑,时间定格,迷幻的灯光下泛着别样的美好。你早已经忘记了身处的喧嚣,暧昧的空气传达着彼此的心意,那最后一层心灵的壁垒即将要被打破,你微张开嘴,你们之间只差一句话语。你说,你好。姑娘一脸茫然,皱起眉看着你。

哦,我忘了,夜场里四处都是振聋发聩的音效……你骂她你妈 X 她也听不见的。这里面所有的交流方式都是耳语,她把头发别到耳后,你送嘴过去,这时候一定要扬开胳肢窝,让撩人的香水味散发出来,她会跪在你的后调或者狐臭上的。但必须注意,嘴别送得太近,说话时别把唾液送出来,口水不适宜在第一次交流时黏在对方的脸上的。我就干过这样的傻事,因为那姑娘实在太香了,我真是忍不住流口水,姑娘擦了擦脸就气呼呼地走了。

嘴送过去,要说什么?无所谓的。她知道你要勾搭她,这烟花之地,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所以你随便说点什么。

“姑娘请你喝杯酒可以吗?”

“这里的马提尼很纯正的,是最接近我在法(四声)国留学时品尝过的品种,赏脸喝一杯?”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原来姑娘你也睡不着啊!”

只要你的外型足够撩骚,一般的姑娘是不会拒绝你的。不骚也没关系,让姑娘感觉你骚就可以了,语言骚一点,发型骚一点,穿着骚一点,姿势骚一点,喷的香水再骚一点。让姑娘觉得你比她骚,你们就可以彼此骚下去了。如果姑娘拒绝你,那么她八成会走,你只需要等下一个觉得你骚的姑娘就可以了。一晚上,还骚不到一个么。

姑娘愿意陪你喝这杯酒,你就可以一个响指(响不响是不重要的,谁也听不见,但动作要出来):Waiter!两杯蓝果夏威夷。

你俩喝呀喝呀,耳语呀耳语呀,一会儿姑娘扑哧窃笑一个,一会你抿着嘴弯着眼睛摇了摇头一个,鬼知道你俩跟那儿叨逼叨叨逼叨什么。你需要做的就是一直让姑娘陪你喝下去,慢慢喝,给她点根烟,接着喝,但你可别喝醉了!有一次我趴在姑娘肩膀上张牙舞爪跟她说:大姐,咱俩今天就尽兴!这杯,你喝!你干了!你不喝?你是不是不当我是朋友?

那一晚你知道我有多惨么……

有的姑娘喜欢蹦,会邀你下场,那就下,不会蹦没关系,扶着她的腰扭自己的屁股总会吧?重点是扶着,别让别人抢了。身体别离对方太近,第一次嘛,顶到人家就不好了,总得忍着点,别让人感觉出你是个雏,下体如身体一般僵硬。别吃人豆腐,急,急,急你妹啊急。

有的姑娘喜欢摇色子,那就摇,输,那就输,会不会不要紧,重点是别闲着,像小刀一样,一点点剌她,把她精力耗空,只想搂着你回去睡觉为止。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她先把你耗空了。你说大姐我真不行了,我要回家睡觉了。那你就怂了。陪她聊到天亮,邀她到酒吧门口坐一坐,看东方鱼肚渐白,你见过三里屯凌晨四点钟的样子么,你累不累呀,想不想休息呀?

把她扶到出租车的后座,妥了。

你们在 168 里一顿云雨,起来时她花了妆,你以为我擦,你是哪冒出来的?这是双飞啊!其实都是一个人。你看她金黄色的瞳孔,你双手合十,忙点头罪过罪过,说昨晚没看清,不知道妹子是国外的,sorry,sorry。

她把你一脚从她身体上蹬飞,说滚特么犊子,老娘东北的。

怎么样?这样的第一次过瘾不?

其实我跟你撒了个谎,上面都是我编的。是我臆想出来的,希望发生在我身上的,但从来没发生在我身上的,情节。我只去过一次夜店,还是作为文字工作者的身份去的。(你知道我们这种职业,总要四处去体验一下生活的嘛!)我不是小报记者,我就是想体验,然后写下来,没准写到我的小说里,自己看着玩,上次从东莞回来以后(幸亏回来得早),我就被朋友拉去了一趟三里屯。

我这个朋友也没什么经验,但已足够在我面前伪装成一副浪里小白龙的操行。他领我去的那家 MIX,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得都是漂亮妹子,说话聊天,咯咯讪笑,细腰,长腿,水灵,白净,喷香,带劲。我咽了一口口水,我说就这家吧。进去之后,我用我 1.2 的眼睛在微弱的光闪下四处寻摸,我几乎把每一个姑娘都前前后后看了个遍,发现质量都不怎么样啊!朋友告诉我,这你不懂了吧,外面那些漂亮姑娘都是找来的托儿,摆那儿,让你觉得里面的也好,骗你进来,其实里面都不咋地。

我看着他无语,朋友开了瓶芝华士,倒了满杯,说我去泡妞了,你跟我去?

我说我不去,这么丢范儿的事我不干,我特么可是新晋的青春偶像作家,你见过作家干这事的么?她们过来撩我还差不多。再说我语言那么不灵光,我该说什么开场白?被人撅了怎么办?你教教我我该说什么开场白?我该说什么?要不然我当场写篇文章把她们吧!你带笔记本了么?

朋友说去你妹的,他就走了。

我就自己搓那儿端个啤酒瓶子观察人性啊,我想看看你们这些夜店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是怎样的心理,你们都怎么跟对方约,你们是怎么开口的?我站出口附近一垃圾桶旁边,站得溜直,垃圾桶那面一男一女跟那儿裹,女的背对我,男的搂着她的腰,头埋在女人的长发中,根本看不见脸,感觉胃酸都要互相吸出来了,两个人裹到情尽处,女的一条腿还不停向后蹬。她一蹬,垃圾桶向我这边窜一窜。她一蹬,垃圾桶向我这边窜一窜。

擦!我特么简直是一悲剧啊我!

不时有妹子吸完烟后来到我旁边的垃圾桶上搓烟头,我心理的潜台词是这样的:

妹子你看我一眼,我在看你呐!我在看你呐!你看我一眼,哎哎,别走啊妹子……

妹子你的这一截腰好软,软得我都硬了。

妹子快过来跟我借个火?跟我邀杯酒?

妹咂……妹咂……

所以你明白了,我其实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夜场外围狗。一晚上唯一有姑娘跟我说一回话是她把我当成服务生要点酒,我表示不是之后,她就消失在人群中了,唯一的机会也就这么错过了。看来那片舞池不曾属于我,也永远不会属于我。我在那儿观察了整整一晚,真的是观察,因为我别的什么也干不了。我看到许多姑娘并不跳舞也并不喝酒,甚至都不交谈,她们就在坐儿玩手机,一玩儿就是一宿,我想说是什么 APP 这么好玩,也给我传一个。也许她们是在等人搭讪,但那个人显然不是我。

我以前觉得夜店一定是个很黑暗的所在,果然我跟我的朋友在吧台上发现了一盒什么东西,朋友上去摆弄了两下,哗啦哗啦直响,我脸色都青了。这特么是摇头丸啊!我刚想拽住朋友逃之夭夭,他含嘴里了两颗。

我一头冷汗盯着他,他摇了摇头。

我一头冷汗盯着他,他摇了摇头。

他说,超凉薄荷的,你要不要来两粒?

我还注意到,有很多男生其实跟我一样,他们空洞的眼神,他们不敢说,或许也不想说,点一杯酒,有的都不点酒,就坐那儿静静地看,看姑娘们跳舞,一看就是一宿,也许是刚刚加完班顺路,也许是刚刚跟老婆吵了一架,更也许是给刚来女朋友的室友腾地儿。他们来干什么呢?反正我是不喜欢。我的衣服上全是烟味儿,熏得我脑袋疼。作为一个闻烟头疼喝酒过敏的人,注定一生放荡不羁恨烟酒。有男生跟我面前抽烟我都烦了更别提女的了,把我领到这种地方来真是作死啊!那姑娘一口大玉溪喷在我脖领子上真是大作死啊!

这特么就不是我姑娘,是我的我准把你塞回你娘肚子里重生。

如你们所愿,那一晚我和朋友都没有什么收获,天刚发亮的时候,我们顶着惺忪的睡眼回去了。整个过程我一直是耳鸣的,出租车司机跟我说的那些八卦我一个也没听进去。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种地方我还会来第二次么?万一我人变骚了怎么办?万一我人变骚了,可我的文章不骚了怎么办?要知道这种事我是容忍不了的,我的文章要和文章一样骚,但我的人不能和他一样骚。所以我一直保持了那一点点纯洁的雏性一直到了今天。

第二天的时候,我睡了整整一个白天。我想起了我大学时和同学在网吧通宵,那感觉都差不多,可能还要更不爽。但你知道一个白天我能做多少的事情?有好多的电影我要去看,有好多本书我还没读,英语单词我都少背了两天。我的小说还等着我去写,我的主人公曲小明已经很着急了,那一白天我一直梦到他不停跟我说你特么赶紧写啊,老子已经把到女总裁,就差开房了!

嗯……他还不知道他自己是个阳痿(我可是剧情反转小达人)。

但那一天我本人是真的萎了,整整一天的光景啊,我甚至都没给我妈打个电话,我都没在知乎上点一手赞,我还得答题呐!谁有那么多精力耗在这样事情上啊,我勾搭勾搭知乎上的妹子不好吗?你瞧,这就有人私信了。我看头像,哎哟,不错,聊两句吧,唠点骚磕吧,约不约呀?不行,这要被妹子截了图发布出去我岂不掉粉?赌一把妹子是个好人?她只是想跟你约而已。可你妹这赌博的成本太高啊!万一她吊着我不约而我一个劲你约不约你约不约我岂不是太没价?她勾搭爽了不玩了,我特么找谁去啊。她以后再说她是被鹏程哥勾搭过的人,我以后在知乎还混不混了。我看还是算了,不然我还是做个孤独的骚老头吧。你们说呢?

只是夜店这种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

来源:知乎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545625


相关评论


本站信息均由网友提供,如涉及任何淫秽色情以及可能涉及版权问题,请直接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

Powered by OTCMS V2.03 Beta